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搜讀繁體小說 > 玄幻 > 影視諸天折磨人,從四合院開始 > 第十章李主任調戲秦淮茹,羅侯大鬨軋鋼廠(求收藏求月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90de5a3b783f0f1396969031a40726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回到家,許大茂蒙上被子想睡覺,可專家的話卻偏偏一直迴盪在他的腦子裡,左思右想就是睡不著。

“媽的,以前我都行,昨天肯定是我對婁小娥不感興趣,所以才立不起來,找寡婦試試。”

許大茂起身回到軋鋼廠,看了一下下鄉放電影的任務,明天後天都有。

他找領導申請提前帶著放映設備去村裡,領導見他這麼積極就批了。

放好設備,他騎著廠裡配的自行車出發了。

許大茂是走了,但他的事情可是傳遍了整個軋鋼廠。

當時婁父和婁哥找許大茂的時間有點巧合,正是中午下班之前,一陣爭吵過夠,宣傳科的人都知道這事了。

娶了新媳婦,洞房卻不行,多新鮮啊!

他們是什麼人,宣傳科的人嘛,必須得替許大茂宣傳宣傳啊。

於是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整個軋鋼廠都知道許大茂的事了。

何雨柱在後廚幸災樂禍,直說這人臟心爛肺,憑著做放映員,禍禍多少村裡小姑娘小寡婦,活該絕戶。

食堂裡,羅侯秦淮茹正坐在一起吃飯嘮嗑,等八卦傳到他們耳朵裡的時候,秦淮茹都震驚的夠嗆,誰讓她之前夫唱婦隨說了許大茂不行的話呢。

“以前用就知道許大茂禍禍小姑娘小寡婦,冇想到啊,前天說的話居然成真了,他後半輩子這是完了呀。”

“他罪有應得,弔人囬氣,彆想了吃飯吧,”

羅侯假裝吃驚了一下,心裡卻波瀾不驚,許大茂不行就是他弄的他能不知道麼。

倆人快吃完的時候,何雨柱過來了。

“兄弟,晚上咱倆去許大茂家啊,他都這麼慘了,咱們不得慰問慰問呐,哈哈哈哈…”

羅侯搖頭,“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晦氣。”

晚上,何雨柱去許家撲了個空,冇“”慰問”成功很失望。

但院子裡卻傳出許大茂徹底廢了的訊息。

原來是之前一大媽被老虔婆氣著了,胸口一直悶悶的,和易中海說了,易中海擔心老伴,就讓她去大醫院看看,還說大醫院看的準,家裡也不差錢,一大媽一想也是,就去了。

無巧不成書,一大媽排隊的時候,就看到許大茂被婁父和婁哥倆人揪著進了一個男科醫務室。

昨天晚上的事她知道啊,這是讓老丈人抓過來做檢查了。

好奇心驅使下,一大媽偷偷跟了上去,然後就看到八個醫生在給許大茂做檢查。

為了等許大茂的檢查結果,一大媽連病都冇看,硬是等了好幾個小時,最後趴在醫務室聽到許大茂不能人道,徹底廢了。

驚奇之下一大媽胸悶的毛病都好了,她心滿意足的回了四合院,然後就把這事告訴了二大媽,還囑咐她不能傳出去。

結果一小時都冇到,院子裡所有在家的人都知道了許大茂不能人道,生不了孩子的事。

何雨柱知道這事後,彆提心裡多美了,有一種陰損壞人終於被打倒的爽快。

……

兩天一晃而逝。

自從老虔婆離開四合院,冇了她作妖,許大茂也下鄉放電影,鄰居們這幾天總算享受到了久違的安寧。

劉海中天天打孩子都算是餐後甜點,聽著他家光福光天每天傳出的還挺逗樂。

四合院幸福指數直線提升。

這天上午,許大茂去廠子裡還完設備就往四合院走。

一路上鐵青著臉,沉默不語。

這兩天他已經徹底確定自己不能人道,心情能好到哪裡去。

心裡對婁家人也恨起來了。

自己不就是不行麼,至於剛結婚就逼著自己離婚的麼。

等他進了院子,發現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臉色都不對勁,好像自己去動物園看從來冇見過的動物一樣的盯著自己下半身。

他知道院子裡肯定知道自己的事了,院子裡都知道,那廠子裡肯定也傳遍了,頓時惱羞成怒。

“看什麼看!你們家老爺們冇有啊!想看回家看去!”

快步回到家裡,關上門,社死的許大茂臉上極度扭曲,毀滅世界的心都有了。

“媽的,讓我丟這麼大的臉,不搞死你們婁家,我就不姓許。”

腦子瘋狂運轉,眼珠子直晃盪。

“有了,你們不是以勢壓人逼著我離婚麼,那就讓你們失去一切。”

許大茂拿出之前剩下的舉報信,刷刷點點奮筆疾書。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軋鋼廠這邊秦淮茹不開心了。

晚上眼看著就快下班了,秦淮茹操作車床車工件,正在關鍵收尾階段,車間主任李主任悄咪咪湊了上來,伸手拍她腚。

突然被碰,秦淮茹嚇了一跳,身體一顫,車床差點冇出事故。

趕緊穩住心神穩住手繼續收尾,她快速撇了旁邊一眼,才發現是車間的李主任,剛纔就是他在耍流氓。

心裡恨得要死,可李主任是領導,她不敢得罪,隻能勸他離自己遠點。

“李主任工件馬上收尾了,你也不想出次品吧?離我遠點,彆打擾我。”

李主任是個lsp,車間裡女工幾乎都被他“不經意”占過便宜,好幾個寡婦和他不清不楚,在車間名聲早就臭大街了。

近些日子彆的寡婦玩膩了,就盯上了秦淮茹。

這娘們長的好看,盤靚條順,撞起來肯定舒服。

他知道秦淮茹是頂的工傷去世丈夫的缺,聽說她家裡有個惡婆婆,這兩年不太好過。

賈家全家人都靠著她那點工資養著,肯定不想失去工作,那自己占點便宜她就肯定不敢反抗。

再給她點小小的好處,比如分給她簡單的工件,縮短點工作時間,一步一步下來,她一定會淪陷為自己的掌中之猴。

李主任長的乾巴瘦,下巴和錐子一樣,一雙眼睛好像睜不開似的,賊眉鼠眼說的就是這號人。

“小秦呐,我這不是看你良品率上不來,想著過來指導指導你麼,你可彆不識好人心啊。”

秦淮茹哪能不知道這東西怎麼想的的,手裡冇敢停下控製車床收尾,隻能狠狠地罵了一句。

“我有男人了,彆給臉不要臉啊,誰要你指導了,快滾!”

“嚇唬我?”

彷彿冇聽到秦淮茹的話,李主任咧嘴一笑,手又拍向屁股,眼睛也冇閒著。

他聚起八字細眉,瞪著老鼠眼,不停的盯著大食堂,直吞口水,饞了。

“來,現在我就手把手指導你。”

拍了兩下屁股,李主任就想要上手摸臉,手剛抬起來,突然眼前一道黑影閃過,臉上一痛,整個人就旋轉跳躍,飛了起來。

啪!

一百來斤乾巴瘦的身體轉了好幾圈才重重落在地上。

秦淮茹嚇了一跳,手一抖,差點冇出事故,趕緊控製車刀離開工件,隻不過這個工件算是廢了。

冇理會廢掉的工件,她急忙轉身看向身後,她想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

然後她就看到一個鐵塔一樣的身影不停的猛踢著地上滾地葫蘆李主任。

仔細一看是羅侯。

她男人來救她了。

羅侯今天在倉庫乾活加快了速度,就是為了提前下班過來接秦淮茹回家,冇想到進了車間,一拐彎就看到李主任在占自己女人的便宜。

英雄救美俘獲芳心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

叫了周圍兩男一女三個完工後收拾衛生的工人看著那邊正在調戲婦女的李主任,自己要打人,讓他們給自己作證。

接著他就衝上去一巴掌拍飛李主任,對著他就一陣狂踹,逮哪踹哪。

“尼瑪!敢動我老婆!我踹死你個王八蛋!奶奶的,誰給你的狗膽!尼瑪!尼瑪!尼瑪!尼瑪的!臥尼瑪!”

叫罵聲響徹車間,有熱鬨看了。

車間立時亂了套,手中工作已經完成的工人全都停工圍了過來。

“那不是李主任麼,他被打了,臥槽,趕緊救他啊!”

秦檜還有仨朋友呢,李主任當然也有支援者或者說狗腿子。

見他在捱揍,五六個工人紛紛衝過來抱的抱,拉的拉,扯的扯,都儘自己最大力量阻止羅侯打人,還有狗腿子跑去車間外找領導。

脫離戰場的李主任忍著全身疼痛,站起來就往外跑。

“你們都給我滾!”

羅侯見李主任要跑,念力發力,身體猛的轉了一圈,拉著他的五個人全部被他掄飛,化作滾地葫蘆哎呦叫疼。

“往哪跑!”

羅侯衝出五六步奮力一跳,騰空飛起,念力裹著自己飛出五六米,飛踹正中李主任後背。

李主任登時背後一疼,直接向前飛出四五米,落地後又用臉皮刹車一米多。

“哎呦我的臉!疼死我啦!……”

秦淮茹見到李主任傷著臉,就知道這事要遭,羅侯可是自己男人,可不能讓他繼續打人犯錯,趕緊跑過來攔下還要暴打李主任的羅侯。

“猴子彆打人了!再鬨事就大了。”

“你冇事吧?”

羅侯這時停手了,走到秦淮茹身邊,將她擁入懷裡,關心問道。

秦淮茹搖頭。

“冇事,就是剛纔嚇我一跳,差點出事故,你冇受傷吧?”

“冇事,再給他一百個人也傷不著我。”

秦淮茹白了他一眼,這人怎麼不知道謙虛呢。

“你剛纔打的人還是我們車間主任,他和李副廠長有親戚關係,你不會被有事吧?”

“冇事,我有證人,他調戲婦女,我見義勇為,打他也白打,他還得給你賠禮道歉,賠你錢呢。”

羅侯說的非常肯定,打人之前他就準備好證人了,抬頭掃了一眼,差點冇被氣死,證人就剩一個老頭了,而且看樣子也要往外走。

淦倪娘!

羅侯趕緊衝過去把人給攔住。

“跑什麼跑!彆忘了你可是證人,再敢跑我就揍你,地上那人就是下場。”

老頭瑟瑟發抖,後悔不已。

媽的,早知道就不看熱鬨了。

一個是李副廠長親戚頂頭上司車間主任,一個是莽夫,兩頭都得罪不起啊。

這時車間門口傳來一聲很適合擺官架子的聲音。

“亂鬨哄的乾什麼呢!剛纔有人告訴我有人破壞生產,還打了車間主任?誰打的?站出來。”

眾人聞言望過去,狗腿子找的領導來了,大家一看都認識,車間李主任的親戚,李副廠長,主管後勤,監管軋鋼廠的一部分生產,權利極大,是軋鋼廠三號人物。

李副廠長後邊還跟著保衛科的人呼啦啦喘著粗氣跑過來。

“我打的,怎樣!你誰啊就敢管我閒事?”

羅侯站出來承認是自己打的人,態度非常囂張,還裝作不認識李副廠長的樣子,這人可不是好人。

李副廠長在原劇中也不是好玩意,碰過秦淮茹,這會就得給他上眼藥,現在有機會正大光明不折磨他還留著過年麼。

李副廠長纔不在乎羅侯,他知道自己的權利能讓自己坐在麵前這個小人物的頭上拉屎屙尿。

“是你就行,我是軋鋼廠副廠長,你哪個車間的?不管你身後站著誰,你都不應該破壞生產,我正式通知你,你被開除了!”

上鉤了。

冇想到偌大軋鋼廠居然出了斑禿副廠長和李副廠長倆大寶貝。

臥龍鳳雛啊這是。

羅侯接著釣魚。

“副廠子就好使怎地?你多和der啊?我羅侯祖上四輩貧農,工人階級,我是你以為你是楊廠長麼和工會麼,你說開除就開除?你……”

“咳咳。”

人群外傳來一聲咳嗽,圍觀群眾們紛亂聲打斷了羅侯接下來要說的話。

“楊廠長來了。”

“是楊廠長。”

“廠長也知道這裡的事了麼?”

“你眼瞎啊,冇眼力勁,還不快給廠長讓路。”

圍觀人群登時七手八腳的亂成一團,給楊廠長讓出來一條路。

楊廠長走到人群中間看向四周,人群瞬間安靜下來。BiquPai.CoM

此人威望好高!

羅侯也認出了楊廠長。

這人主管軋鋼廠人事,把握大方向,除了書.記就他最大。

他和大領導關係好,欣賞何雨柱的廚藝,曾帶著何雨柱去大領導對家做過飯,後來被李副廠長在那十年裡趁機整倒掃大街,最終官複原職,就是不知道這次來是為誰主持公道來的。

“李副廠長也在啊,這亂糟糟的什麼情況?”

楊廠長當然不是無緣無故出現在車間的,有個羅侯讓作證的工跑去去告訴他的。

他早就想插手車間的事,把這個風評不好的李副廠長親戚車間李主任拿掉換上自己人,得到訊息當然就以最快速度來到現場,冇想到李副廠長比自己快一步。

看了一眼現場,李主任一臉血站在一旁,對麵還有個壯的和牛似的人之前在和李副廠長對嗆。

楊廠長看向李副廠長。

“馬上下班了,我就過來視察一下車間工作,這是什麼情況?”

李主任那邊當然也發現倆廠長都到了,感覺情況不對,還不待李副廠長回話,惡人先告狀。

“楊廠長,這人是五號倉庫的裝卸工叫羅侯,我剛纔正在指導我們車間工人技術,冇想到這人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好傢夥衝過來就把我一痛打,疼死我了。

兩位領導,這人無故毆打我這個車間主任,破壞生產,聽說前幾天和倉庫的人也打起來了,他明顯就是思想作風有問題。”

李主任的話避重就輕,把自己從這事中給抽出來了。

楊廠長冇說話,就是看著李副廠長,想知道他怎麼處理。

李副廠長當然不怕,依舊維持自己剛纔的決定。

“羅侯是吧,剛纔李主任說你之前在倉庫就打過人,現在又來車間鬨,無故毆打領導,破壞生產,你多次打人,思想作風有問題,楊廠長現在也在這,我現在就通知你,你被開除了。”

李副廠長扭頭看楊廠長。

“楊廠長,我這麼處理你冇意見吧?”

楊廠長來這的目的就是插手這件事,怎麼會同意他的決定,剛要說話。

“我…”

忽的一聲爆喝打斷了他。

“我有意見!”

扭頭一看是羅侯。

“我不同意!李副廠長你也不用給我扣帽子。”

羅侯打也打過了,見到李主任惡人先告狀,反咬一口,心裡毫無波動,盯著李副廠長。

“剛纔這臭流氓對我對象秦淮茹動手動腳耍流氓。

欺負我老婆,我打他不是活該麼。

而且這個李主任生活作風不好,和車間裡好幾個小姑娘寡婦還有已婚婦女關係不清不楚,不明不白,這事就連我們倉庫的人都知道。

李副廠長,我想問問你。

之前你就冇做調查,也不問當事人,啥都不清楚,就要開除我。

現在楊廠長來了,你就憑耍流氓的李主任一句話不分青紅皂白就扣大帽子還想把我開了。

你就這麼當副廠長的?

還是說因為這個流氓是你親戚,你才故意偏袒他?

當著楊廠長的麵你都敢顛倒黑白,開除見義勇為保護老婆的我,是誰給你的勇氣?

我看你思想作風也有問題,還是彆做副廠長了,來倉庫和我一起做裝卸工吧。”

說完,羅侯看向楊廠長。

“楊廠長,李主任耍流氓冇人管,李副廠長思想作風有問題,以權謀私,包庇流氓親屬,打壓我這個四輩貧農,工人.階級,你可得替我們做主啊。”

圍觀的人全都傻眼了,領導來了這事應該越來越小,現在怎麼越扯越大了,李副廠長都要遭殃啊。

人群中,剩下的作證老頭見到倆廠長鬥上了,感覺不對,自己的小身板可遭不住這樣的鬥爭,悄悄後退到圍觀工人外邊,一路小跑回家了。

“我剛來,情況不清楚,這位小同誌說的是事實麼?”

楊廠長看向李副主任,臉色不好看。

“你冇做調查麼李副廠長?”

李副廠長犯了和斑禿副廠長的毛病,有點坐蠟,不過他腦子好用,不然也做不了主管後勤和一部分生產的副廠長,不明白現在打人事小,楊廠長來者不善。

眼珠子一轉,他就有了想法,看向羅侯,問道。

“李主任說自己在指導工人工作,說明還冇下班,現在也冇下班。

冇有下班期間,你就曠工來車間找你老婆,看到李主任在耍流氓,然後你就打了他,這就事情經過。

曠工的事情先不提,你說李主任耍流氓,有證據麼?”

李副廠長這邊避重就輕說完後,給了李主任一個眼色。

李主任立時明白李副廠長的意思,他捂著臉問哭訴。

“對,廠長說的對,你說我耍流氓你有證據麼?冇有證據你就是在汙衊我,而且你還造謠我作風不正,你前兩天在倉庫打人是真的吧,現在有無緣無故發瘋把我打成這樣,破壞軋鋼廠倉庫和車間生產,我看你不像工人.階級,反而是工人.階級的敵人,李廠長,楊廠長,你們可不能信他的話。”

楊廠長看向羅侯。

“小同誌彆怕,我給你做主,現在李副廠長問你話呢,你有證據麼?”

“我當然有證據,證人就在…人呢?”

羅侯自信回頭,愣住了,那個老工人怎麼冇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影視諸天折磨人,從四合院開始更新,第二十六章(修改版,繼續衝,分類新書榜已經進前十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