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搜讀繁體小說 > 都市 > 帝國敗家子關寧 > 第1090章 我美嗎?

帝國敗家子關寧 第1090章 我美嗎?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18 22:24:58

-

深宮大院總是有一些見不得人的地方。

比如一直以來備受爭議的太襄殿,這裡原來是僖宗皇帝的煉丹房,他在這裡養了很多道士為他煉丹。

關寧進駐皇宮後,並冇有把這些人驅散反而還留了下來好生供養著。

這也成為諸多朝臣內心的疑慮,他們很擔心新君會步了皇帝的後塵。

皇帝位極人尊一言九鼎,權力已到了極致,這個時候除了追求長生,永享君權外,怕也冇有其他。

隆景帝不就是這樣?

最終害了自己。

可他們不明白,陛下還不到而立之年,還有大把光陰為何要聽信黃老學說,如隆景帝那般,養道煉丹?

關寧不止一次說過,他並非煉丹而是另有用處,這些年來,朝臣們也未見得關寧有服用丹藥的跡象,也是在他極力隱瞞之下就這樣過去,也無人再提……

實際上,這些術士另有作用,他們還是煉藥師,隻不過煉的不是丹藥,而是火藥。

他們也不負責批量生產,而是專門從事研究試驗。

這些人可不能有失,太襄殿自然也成為禁地。

除此外還有一處,那就是位於皇宮西北角的曲台殿,同樣是皇宮裡絕對的禁區,甚至就連知道的人都很少!

蕭樂珊就被圈禁在這裡。

當時關寧也很糾結該如何處置她。

早前跟這位長公主有些交情,且還幫助過他,真要殺了,還有些下不去手。

又有永寧求情,便將之圈禁在此。

期間陸續也來看過幾次。

“叩見陛下。”

“叩見皇後孃娘。”

見得關寧到來,門口守衛跪下行禮。

“陛下。”

一箇中年婦人趕忙迎了出來。

這婦人名為辛嬤嬤,負責管理曲台殿一應事務。

“蕭樂珊有什麼反常?”

“回稟陛下,長公主之前整日頹廢,發脾氣亂砸東西,打殺侍女胡亂叫罵,近日突然轉變開始打扮起來,濃妝豔抹,還說……”

她依舊以長公主稱呼,這也是關寧允許的,一個稱呼無傷大雅。

此刻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說什麼?”

“說等著陛下您……臨幸。”

“這……”

關寧看向了永寧。

“你是不是知道。”

永寧點了點頭。

“你進去看看吧,我覺得長公主近日就像你以前說的那樣,好像精神不正常。”

這個詞關寧跟她說過,便記了下來。

“朕進去看看。”

關寧也不再多說,直接進了殿內。

永寧則是留在了外麵並未跟著。

關寧有些狐疑,好像永寧在有意迴避……

殿內並不像尋常冷宮那般色調冷寂,相反還很是豪華,雖說是圈禁,但關寧也並不虧待,安排了諸多侍女陪伴為的就是緩解其壓抑心情,還有人陪她打麻將……

這是他儘最大可能做到的,畢竟是隆景帝遺女,還能放出去不成?

殿內侍女皆是跪倒在地。

關寧徑直走到最裡麵的的房間,那是蕭樂珊的居所。

入眼是一片粉紅色的帳幔,透過薄紗能看到床邊坐著一個女子。

“長公主?”

關寧有些摸不準情況,之前他來也不是這樣,怎麼有種來到青樓的氛圍。

“陛下,你來了。”

柔聲響起,粉紅色的帳幔也順勢撩起,蕭樂珊站了起來,轉向了關寧。

“你……”

關寧眼中閃過一抹驚疑,同時有種流鼻血的衝動。

蕭樂珊此刻的穿著極為大膽,隻有一件薄裙,也不知是誰給送來的這種衣物。

想來除了永寧再冇有旁人。

關寧曾給蕭樂珊起過一個外號,古代卡戴珊。

這話並不虛假。

蕭樂珊的身材極其火爆,就連薛芳也比不過。

此刻她濃妝豔抹,髮鬢高高盤起,散發出極致誘惑!

“陛下,我美嗎?”

蕭樂珊款款而來,裙襬搖曳間散發著無儘風情。

縱然是身經百戰的關寧,此刻也感覺喉嚨發乾。

“你要做什麼?”

關寧平靜問道。

怪不得說她反常,這確實是太反常了。

之前關寧來過,不是追著撓他就是咒罵不停,不洗漱不打扮,哪像現在……

“陛下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

她語氣中透漏著無限遐想,此刻已經走過來。

因其比關寧矮,要說話時必須低頭看著。

好傢夥,真是波濤洶湧啊。

“臣妾已經等了快一個月,陛下終於來了。”

蕭樂珊美眸盯著關寧。

“臣妾?”

“陛下難道不想嗎?”

蕭樂珊貼近關寧耳畔,悄然說了一句。

關寧下意識的問道:“之前言傳是真的?”

這位長公主曾在上京,乃至全國都很出名,她美豔絕倫,性格開放,絲毫不顧身份拋頭露麵,乃是前朝大康頂級名媛。

還因她有剋夫之名。

這位長公主先後嫁過三人,第一任駙馬是當時的狀元,德才皆備,英俊無雙。

狀元不娶公主。

不是他們高攀不起,而是不願意,娶了公主就意味著政治生涯結束。

但有隆景帝下詔那就不同了。

隻是可惜。

這個首娶公主的狀元郎在婚後冇多久,陪伴著蕭樂珊外出遊玩,意外從馬上掉下來摔死了。

第二年,隆景帝又為她找了一個駙馬,出身權貴之家,是一位征戰沙場的將軍,結果在一次跟蠻族起衝突的征戰中死了。

然後,隆景帝又為其找了一位,結果不到一年又意外而死……

因死的太快,人們連名都忘記了。

至此剋夫之名開始傳播,當時上京流傳,不怕陛下震怒,就怕陛下賜婚!

據傳言這位長公主私生活不太檢點,跟不少人有染……

而現在,她居然跟自己說,她還是處子之身。

不過關寧想到的不是這個。

“所以,你等著朕臨幸其實是想把朕剋死?”

反向推理不就是這樣嗎?

蕭樂珊對自己肯定是存有無儘恨意。

說是殺夫仇人都有些委婉,應該是殺了她全家。

主動倒貼豈能冇有陰謀?

能明顯看出蕭樂珊神情呆滯,她恐怕也冇想到關寧會這樣說。

隨即,她的神色就滿是委屈,有種我見猶憐之感。

“陛下乃是神武之君,莫非還相信那些坊間言傳嗎?”

“那你是為何?”

蕭樂珊開口道:“是臣妾想通了,堅守到最後又能有什麼結果……”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揹著礦簍,手中提著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